辰愿

传承

乐团新任首席x首席指挥

  

(ps:训诫预警,专业知识勿究)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俗话说,三十而立。今年三十岁的小首席很开心,周五的选拔中他成功当选这支乐团的首席。选拔首席的消息是一个月前发布的,老首席选任副团长,不能继续承担首席的工作。这一个月来,小首席每天除了排练就是练琴,缠着他老师给他扣曲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紧了一个月的弦一下子松了,于是周五晚上有人叫他去喝酒庆祝小首席毫不犹豫的应了。毕竟当上了首席,以前音乐学院的同学给他庆祝,加上有心给自己放松,小首席收缀一番自己的首席休息室,匆忙的赶去赴约。

  “不错啊,好家伙,兄弟们都还在声部内打杂呢,你都首席了。”一群人开口调笑,“这不得干一个?”小首席笑眯眯的接过酒,想着还有两天才下周一排练,应该没事。大家看他没像往日推脱,一个接一个来灌酒。

  小首席迷迷糊糊的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,拿出手机看大家都在回复收到,自己也顺手回复了一个,往上一翻消息下周的日常排练也就没有去管。然而在那条消息上面,有一个文件静静的躺着。

  


  能当上首席的人,足够的自律还是有的,周六休息了一天,周日小首席便跑去自家琴房练琴。仔细给弓子上擦了松香,调好音后先试了几首练习曲,随后又将最近排练的曲子细细过了几遍,这几首曲子密密麻麻的黑色铅笔记号,最后过了几遍自己喜欢的独奏曲。

周一一大清早,小首席便去了排练厅,擦好松香把自己琴调好音后副首席也来了,“哥早,新曲子练了吗,害,那曲子听着还不错,技术难点也不多。我特别喜欢二胡那段solo,拉出来一定好听!”小首席听见他说的话,立即停下来他正在拉的曲子,“什么?新曲子?没听过啊,今天要排吗?”“不是吧,哥…你不知道吗,这个是蒋老师的新曲子,周五那天发群里的,我记得还专门圈你了。”听闻此话,小首席赶紧去扒拉自己手机,看到自己还回复收到,瞬间觉得晴天霹雳,“谱子在哪儿,我先看看。总谱和分谱。”副首席把谱子先放在了谱架上,一边做排练的准备,一边絮絮叨叨的说这个曲子。


  

  小首席觉得他完了,半个小时的时间完全不够他把这个曲子练完,只是心里有个影影绰绰的印象。小首席很慌,只能暗暗祈祷上午不要排这个曲子,但不管怎样他得履行他首席的责任——指挥不在的时候带着乐队排练。

  小首席带着乐队排练,自然是挑自己熟悉的,大致翻了翻总谱,“先来《丝绸之路》吧,看看上周排练的忘了没。”众人轻笑,一边准备好乐器翻谱子,一边说着,“肯定没忘啊。”一曲乐曲整整齐齐,强弱对比突出,快板部分整整齐齐,仿佛让人看到了黄沙满天飞的沙漠景象,着实不错。

  一阵鼓掌声传来,“不错不错,看来上周没白扣。挺好的。”指挥一边鼓掌,一边走上指挥台,“我们来排周五发给你们那首曲子,这首曲子要的急,大家辛苦一下,周末都练了吧。”虽是问句,但也不要大家回答,毕竟曲谱都已经发下去两天了,怎么会还没练呢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小首席抿了抿自己的嘴唇,脸色有些白。按照规矩,新排曲子是要首先过一遍然后再扣细节的。引子没问题…慢板没问题…solo还算顺利,指挥面露疑惑,他能看出来小首席今天的solo有些紧,情感的张力不够。快板,后半拍起拍,一个呼吸间,已经错过了半拍,待小首席领着声部众人进去,二胡一声部稍微错乱的音在乐团中极为明显,失误已经出现。副首席知道情况,紧领着大家把这段过了。

“笛子46小节压着点声音,你们这点不是主旋律。唢呐开头部分注意连贯性,那个,弹拨,78小节主旋律给重一点。”说了几个不大不小的问题之后转头朝向小首席,“怎么着,咱首席是水平不够还是在视奏,视奏能力不错啊。”小首席本来在琢磨那段错过的快弓的谱子,感觉有人看他抬头正对上指挥藏着怒火的眼睛。指挥棒在谱架上狠敲,“你一个人进错,带着一声部一半人都进不对,我是不是还该夸你领导能力不错。”半讽刺的话出口,小首席手捏着弓子有点不知所措,眼睛不敢去顺谱子,也不敢看指挥,无助的乱瞄。

  “130带起拍,首席单独来。”旁边副首席将谱子往前翻翻,纵使小首席做好了准备,但是别扭的快弓弓法还是略显阻塞不熟练,偶尔的错音吞音更是显出小首席的无奈,二胡声部众人颇有些好奇的听着,毕竟这般水准实在不像是一个大乐团的首席,“就这样?首席要是这样我们乐团明天就可以收拾收拾解散啦了。”带刺的一句话骂出,仿佛懒得耽误时间,指挥棒指向小首席“下午细扣这首,要是还有这种情况,赶紧收拾收拾回家,也别说我们乐团出来的,我嫌丢人。”小首席被骂的脸红,低着头扣自己的弓子,暗暗悔恨,喝酒误事啊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一上午的排练排的几首曲子是之前布置过的,毕竟要照顾小首席的面子不是。上午排练结束,指挥冲着小首席,“来我办公室。”小首席给大家道完歉,拎着自己琴轻扣门,“进吧,发你谱子一点没练?当上首席就万事大吉了?”

“不是…刘指,抱歉,那天喝了点酒,忘记看消息了。”小首席低着头站在门口,进也不是,出也不敢。

  “带酒排练?”

  “不不不,”小首席连忙摇头,“我哪敢,周五那天。”

  指挥懂了,“坐着练吧,谱子谱架上有。二胡我也不懂,你练差不多给你老师发过去,他说过了今中午你就能吃饭,老师不点头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  小首席拿琴坐下,暗暗吐槽说不懂还天天找茬,整的跟自己可牛一样。可不就是牛吗,都首席指挥了。

  不管怎样,琴还是要练,琴置于腿上,弓子打开,从慢到快自己一点点顺着,拿着指挥的谱子一面嫌弃着不好翻页,一面还觉得能看到其他声部真方便。刘指坐在那儿随意的翻着一本曲谱。投入到琴中时间过的极快,一个多小时,这段谱子便完全顺下来了,小首席发了录音给老师,那边秒回:给刘指道歉,请罚吧。再有一次喝酒误事,别怪我禁你酒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小首席抿了抿唇,小心的将琴放好,犹豫一会儿,走到指挥面前,刘指轻瞥又回到自己书中,不紧不慢的开口,“练好了就去吃饭吧。”

  小首席拽拽裤缝,牙齿咬上嘴唇,“刘指…我…我…对不起。”几次说不出话干脆鞠了一躬,“我接受了,你可以走了,”指挥仍然是不冷不热的回着,小首席脸色涨红,“对不起,您罚我吧。”

  指挥讶异看向小首席,这小孩儿一向骄傲,今儿个这样怕是极限了,手里笔转了一圈敲敲桌子,心思一转,“刘老师说的?那趴着吧,要不我也不好交代不是。”小首席咬咬唇,小步往前走,俯身撑在了桌子上,头埋在双臂中。

小首席一向勤勉,倒也少受敲打。自从毕业来到团里之后,他老师也是提醒为主。来团不久更是直接当上了二胡二声部首席,除了少有几次挨骂,这算是第一次犯在首席指挥手里。

  “说起来你该叫我一声师兄的。”没管小首席怎么想,指挥起身找到在角落里的细藤,在空中轻甩。一阵破风声传到小首席耳朵,引起一阵阵颤栗。

  “排练不练琴,到场视奏。不管什么事,都不能成为你失职的理由。你也在乐团呆了七八年了,首席的位置多重要不用我说,我今天曲子都排不下去,耽误整个乐团的时间。”将细藤横在小首席屁股上示意要开始了,小首席顿时一个瑟缩,接着感觉身后一疼,从耳尖开始绯红一片。

  刘指并不爱在教训人的时候说话,专心挥着手臂,细藤尖锐,在小首席身后留下的一道道疼痛,小首席头抵着双臂,不好意思喊疼求饶,只能辛苦忍着。

  指挥一下一下挥着细藤,还想着在之前的竞选时自己力挺他,结果第一天就给掉链子,越想越生气,一下重过一下。小首席本就不耐疼,现下更是忍得辛苦,禁不住往两边直躲,牙齿轻撕自己嘴里软肉,眼前雾蒙蒙的一片。

最后几下指挥落的格外重,小首席一不小心呜咽出声,反应过来又立马将剩下的吞进自己肚子里。“行了,起来吧,下午排练不准错了啊,记得给大家道歉。赶紧的,去吃饭吧。”


  

  “谢谢刘指,道过谦了,我先走了。”小首席弯腰鞠躬,表情瞬间绷不住像是马上要哭出来,取了自己的琴努力的让自己走起来正常一点。

  刘指轻笑,怪不得竞选时候能拿这么多票,这孩子为人处世还真可以。

  下午排练基本顺利,除了偶尔细节部分各个声部要相互确认磨合,没什么大的问题。团里大家觉得上午还看着不是很熟练的首席,下午就能把乐队带领的这么好,不由得感慨成长的真快。而他们的首席,颇有点坐不住凳子的样子。

  

  

(想要小心心,也希望大家能喜欢)

  

(彩蛋是为什么刘指说小首席该叫他师兄)



风起天阑-乐团

以琴为笔,以乐为止

鼓瑟和鸣,以期君至

这里是风起天阑民族管弦乐团,我们下分弓弦(二胡中胡高胡),弹拨(琵琶柳琴阮等),吹管(笛子箫笙唢呐),打击,低音声部(大提贝斯)四个主要声部,每个声部急需各位艺术家们的加入。

在这里,你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玩音乐

在这里,你能和声部成员一起成长,提高琴技

在这里,你能获得表演机会,锻炼自己

在这里,一切皆有可能…

音乐是灵魂的体现,聆听国乐的声音,你可愿随我们一起探寻存在于乐曲中的那五千年的音乐之魂?

(ps:就算不了解也没关系,每天会在主群中分享乐团知识,只要你想玩,我们就欢迎)